体育爱好者网

首页

张斌:奎罗斯在伊朗的成功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时间: 2014-05-14




  奎罗斯,与我们的足球记忆有或深或浅的交融,偶尔他的名字也会与中国职业俱乐部有关联,当然那不过是投资者们为向球迷们证明自己愿意投入球队时开列出的洋帅名单中的一个名字而已。率领葡萄牙队在南非壮志未酬之后,奎罗斯的确闲过一阵子,也许真有经纪人穿针引线过,介绍过充满诱惑的中国。可是,最终与葡萄牙人结缘的是伊朗人,三年合同的目标达成了,伊朗队重返世界杯,人家成功了。  一个西方人在伊朗拥有这么一份特殊的工作,教练团队中居然还有美国人,多么好的故事,巨大的诱惑驱使着英国记者要叩开伊朗沉重的国门。从有此动念到踏上1400万人口居住的西亚第一大城市——德黑兰,足足花费了五个月的时间,如果不是奎罗斯从中斡旋,可能还要等待更长的时间。在海关,警官对着英国记者说了一声:“欢迎来到伊朗!”戳子盖下,另外一名警官靠过来,“记者吗?卢顿城队你了解多少啊?”这是怎样的国度啊?海关警察居然是这样一支没落球队的拥趸?  职业教练不惧漂泊,61岁的奎罗斯也是如此,莫桑比克、美国、日本、阿联酋、南非、西班牙都曾留下他的足迹,几经努力,始终在成功者和失败者之间摇摆。2010年,总算修成正果,可以带领自己祖国的球队登上世界杯的舞台,一球小负新科世界冠军,这让奎罗斯至今耿耿于怀,C罗状态如果能够达至最佳,那么葡萄牙队会像14个人在踢球,总之可惜了。
  输球,没啥好说的,自然也失去了辩白的机会。这还不算完,葡萄牙政客们决定不放过奎罗斯,指责他的球队暗自里服用禁药,在南非清晨的时间里,药检人员就叩开了球员的房门。结果,无一人药检呈阳性。9月,合同到期,葡萄牙反禁药部门给奎罗斯开出了半年的禁赛罚单,此后经过一年的瑞士仲裁法庭裁定,清白总算通过法律文书表达出来了。这一年间,奎罗斯面对世界各地的邀约,坚决说了“NO”。  伊朗人上门的时间也许恰巧合适,神秘国度以及口头上的高度信任,都让奎罗斯走世界的冲动澎湃起来,说服家人匆匆到任。我想伊朗人给奎罗斯与中国人给卡马乔的合同有相似之处的,那就是目标——2014年巴西。两位职业教练最初面对的数据也会完全一致,辽阔亚洲43个会员协会,四个直接出线名额,日韩优势不可撼动,伊朗排名亚洲第7,世界第54。如此局面,使命几近疯狂的,再加上万事难料的西方对立国度。  成功者,是有机会从容讲述一路艰辛的,用结果诠释过程没有一处不妥帖。奎罗斯成功之道居然只有两个字——适应,好难,没有人不想,卡马乔也如是。亚洲足坛对任何一位外来者都充满着未知的挑战,在奎罗斯眼中只有日本和韩国属于正常的足球国度,因为他们对于球员成长投入巨大,并已经开始可以从容享受大规模海外效力球员的红利。与日韩相比,伊朗队阵中就显得单薄很多,可是近几十年震荡的伊朗政局却也将伊朗足球的种子随着颠沛流离的流亡人士的脚步不经意间播撒到了欧洲大陆上,找到伊朗海外第二代中的佼佼者回国勤王,那岂不是效率最高嘛。奎罗斯决定回到欧洲,深入到那些陌生的城市中,找寻希望。在这一点上,卡马乔死路一条。
  揣着一份不长的名单,奎罗斯与经验丰富的球探一道上路了,他们的目标是比利时、德国和瑞典。在标准烈日队,格查内贾德果然名不虚传,出生在伊朗,长在荷兰,为比利时效力至U-19国家队。当问到是否愿意为“祖国”伊朗效力时,日后被冠以“Gucci”绰号的格查内贾德回答很简单,“我相信奎罗斯的专业精神。”Gucci日后为伊朗队出场11次,攻入9个球。在德国,奎罗斯苦苦劝说曾经的德国青年队主力德加哈,同样出生在伊朗,居家移民德国,曾经与厄齐尔、博阿滕和纽维尔一起踢球。2012年10月,德加哈在世界杯预选赛与卡塔尔队比赛中首秀,一人两球,帮助伊朗战平强劲对手。  回到熟悉的欧洲很容易,在亚洲飞行则艰苦异常,伊朗队往往一个星期之中要飞行上万公里,12小时经济舱的折磨会让状态折损的。适应乃至忍受吗?奎罗斯找到了在伊朗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路径,总统和足协听到了葡萄牙人的抱怨,果断决定,伊朗队客场参赛必包机,自那以后,伊朗队果然输球少了。  包机,不是钱的问题,那是全体伊朗人的热切心愿,你试试连续输球后,包机就将成为罪责。十强赛,最难的一关横亘在奎罗斯面前,韩国、黎巴嫩、卡塔尔与乌兹别克斯坦逐一都要面对。前三轮,伊朗队积四分,0比1客场输给黎巴嫩后,奎罗斯开始真切体会到全世界其实都一样,主教练是输球后不二的怒火发泄对象。听听伊朗人是怎样批评葡萄牙人的,有似曾相识之感啊。首先,奎罗斯不是伊朗人,缺乏责任感;他很少离开德黑兰去看联赛;在德黑兰有一处公寓,但在伊朗一年呆着的时间不过三个月;业余时间里,贪恋观看伊朗另外两项热门运动摔跤和排球,不务正业嘛;在观看一场伊朗联赛比赛时,他居然睡着了!  没有啥奇怪,不赢球是一位国家队主教练最大的罪责。要想让批评者闭嘴,唯一的办法就是取胜。好在奎罗斯见过识广,他没有将自己锁在屋里,与教练组成员轻松地上街采购食品,每日里组织烹调大赛,同时还要平静面对街上随时有可能上前与之争论排兵布阵的伊朗狂热球迷,其实奎罗斯大多数时间根本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因为会说英语的伊朗人还是太少了。

  伊朗队后来出线的历程,大家也都知道了,没再有闪失,不管外界谴责之声如何刺耳,只要球队内部和谐一致,就啥也不怕。奎罗斯成功地控制住了球队,在与韩国队最后一场比赛之前,他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座巨大的世界杯复制品,上面刻着“伊朗国家队”,这是2011年队里美籍教练加斯帕特意买的。奎罗斯让复制品在每一位球员的手之间传递着,让大家相信梦想的力量。两年间,这个复制品随着伊朗队去了所有的地方。
  适应了可以适应的一切,奎罗斯成功了,伊朗出线了。有些事情,奎罗斯永远也无法理解和适应,比如伊朗队的主场为什么永远九万人都是男性。从罪人到国家英雄,三年时间,奎罗斯留给各位国脚们的至深印象是,往往夜里一点他还在研究对手,这个作息时间表需要伊朗官员和助手慢慢适应的。 
5 4

免责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消费建议。如发现稿件侵权,请 联系我们